字:
关灯 护眼
青年小说 > 港综世界的警察 > 第八百零七章 卧龙凤雏

第八百零七章 卧龙凤雏

    “华老大,我们能够拥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和一切,都是依靠自己当年一拳一脚打拼回来的。”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我们总不能一辈子杀人放火吧,对不对?”

    冯老大明显是有些忌惮华老大。

    俗话说拳怕少壮,偏偏他已经过了最勇的年岁了,而华老大却是出了名的搏斗高手。

    “对,冯老大说得有道理。”

    华老大点着雪茄,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

    “既然你讲道理就好,前两天你的人在西沙码头,拦截了我足足快一吨的货,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

    “哎,你这个老家伙,说话就说话,不要乱讲啊,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批货是你的。”

    华心武根本就不给冯老大说话的机会,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华心武,你这是......”

    啪——

    老冯勐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正想要放狠话,结果华心武反身就是一巴掌,直接把他打懵了。

    噗噗——

    随着两声枪响,冯老大带来的两个保镖瞬间就被华心武的人干掉了。

    看来对方黑吃黑是有经验的。

    “你看看你,排排桌子就没了两条人命。”

    华心武从怀里掏出手枪,对准了冯老大。

    “别杀我,华老大,我还请你吃过饭呢。”

    冯老大眼看小命不保,顿时也不摆谱了,双膝一软跪了下去,然后和华心武打起了感情牌。

    “好,我不杀你。”

    看到冯老大跪得这么快,华心武反而没有了兴趣和对方继续多说什么。

    他收起手枪,又开始抽起雪茄来。

    “谢谢华老大,那批货我也不要了。”

    冯老大跪在地上,心里却瞬间狂喜,想着回去就召集人马杀到华心武的工厂来。

    噗——

    一声枪声响起,冯老大震惊的捂着中弹的胸口,双眼瞪大,强忍着疼痛开口:

    “华老大,你说过不杀我的......”

    华心武看傻子一样看着冯老大,摊开双手无奈的解释:“我是没有杀你啊。”

    噗——

    华心武身后的手下也一边笑,一边又给冯老大补了一枪。

    一旁的大d低着头,话也不敢说,他原本是想要见识见识冯老大威风的,哪知道却恰好送了对方最后一程。

    “老板,那个家伙怎么办。”

    华心武正准备离开,但是他的小弟却发现了旁边的大d。

    华心武扭过头去看了一眼大d,大d心中恐惧到了极点,有心想要求饶,可此时腿软嘴打哆嗦,根本说不出话来。

    可是在华心武看来,却是这家伙骨头还算硬,面对这种情况,竟然还选择给老大陪葬,而不是求饶或者逃跑,这反倒是给了他一些兴趣。

    “你失业了,明天来我这里上班吧。”

    额,华心武几百个员工,看来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么来的。

    不过对方这么做,倒也不算亏本。

    比如冯老大的货,就是他收了王强的手下后,对方主动告知他的。

    冯老大之前的拿货渠道,恰好和王强是一个人。

    “谢谢华老板,谢谢华老板。”

    大d狂喜,他刚才是身体被吓傻了,所以没能做出反应。

    结果现在竟然还得到了一份工作。

    虽然他自己是和连胜的人,但是也没有规定不能再做一份兼职嘛。

    而且和连胜又不给他发工资。

    给华心武做事,可是有工资的。

    “很好,这里的现场就由你处理吧。”

    华心武从怀里掏出一根雪茄,直接丢给大d,接着就大摇大摆的走人了。

    ......

    “什么,装窃听器,哪用得着这么麻烦,何不干脆拿把西瓜刀架在他脖子上,这样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他不就行了嘛。”

    一间被打扮得特立独行的房间里面,飞贼阿彪听到陈家驹的要求,提出了自己更好的建议。

    “我倒是想,可他有一百多个手下,你打得过吗?”

    陈家驹有些心累。

    他以前在办桉的时候,和阿彪打过交道,知道对方是义贼。

    额,义贼的意思是,这家伙真的会做劫富济贫的事情,偷窃其实只是他的爱好。

    当然了,这是阿彪自封的。

    其实按陈家驹的看法来说,阿彪就是一个傻子,精神有点不正常。

    这种人连警察和法官都不愿意管,甚至监狱都不收。

    因为这个人不仅傻就算了,偏偏还有一副好身手。

    这两样加在一起,搞出的破坏力就有点夸张。

    加上他精神病的事情,很多事情哪怕违法,法官给他判刑,监狱也不肯收容。

    正因为如此,陈家驹才会找上对方。

    他想去华心武的工厂安装窃听器,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事情。

    如果让其他人去的话,首先是能力问题。

    华心武的工厂既然有问题,那么肯定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被人闯进去的。

    二来就是安全问题。

    如果是有心人,万一用这件事来要挟陈家驹,那就麻烦了。

    而阿彪就没有这个顾虑了,对方是傻子,谁会相信一个傻子的话呢。

    更重要的是,傻子作证,法官是不会相信的。

    对于陈家驹来说,只要法官不会相信,他就会安然无恙。

    化工厂门外,陈家驹转头看向鹧鸪菜。

    “你的任务就是把这几个看门的小啰啰给引走,知不知道。”

    可鹧鸪菜在看到这家化工厂后,给了陈家驹一个中指,然后二话不说就转身准备离开。

    “哎哎哎,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家驹连忙拉住对方。

    “你小子不地道啊,一开始只是说要我帮忙,但是却没说是来找华心武的麻烦啊,这可是一位大老,我们惹不起的。”

    鹧鸪菜是道上的老油条,再加上他还有一群同样混旁门左道的朋友。

    所以竟然意外又不意外的认识华心武。

    陈家驹一看鹧鸪菜认识华心武,顿时不忧反喜。

    “你知道华心武的底细,快和我说一说。”

    陈家驹现在之所以只能依靠老油条鹧鸪菜和精神病人阿彪,主要的原因就是华心武是企业家,警方没有理由也没有权利调查对方。

    可如果对方有另外的身份,那么他就可以向骠叔申请调动重桉组的力量了。

    鹧鸪菜在看到陈家驹狂喜的表情后,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其实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他自己对于华心武也是一知半点,只是以前帮一些有钱人打扫别墅卫生的时候,知道华心武这个人。

    让他去和华心武作对的胆子,他肯定是没有的。

    但是借着华心武的招牌,从陈家驹身上榨点油水的胆子他却有,而且很大。

    此时故意装作转身就走,目的就是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价。

    “呐,先说好啊,既然是搞华心武,那之前说好一晚上三百块钱的人工费肯定是不作数了,你们警方肯定有悬赏吧。

    这笔钱我全部要了,你向我打听华心武的消息,也必须要按照道上的规矩给我线人费。

    还有最重要的,不能过河拆桥,到时候千万不能让我背黑锅。”

    鹧鸪菜混了很多年,虽然没有混出什么名头,但是做事也足够狡猾,除了有一次偷东西翻车进了赤柱,后面都是平安无事的。

    听到他叨叨如此一大堆,陈家驹有些心累。

    “华心武又不是什么通缉犯,哪里有什么悬赏。

    还有,线人费需要去警署领的,我这个任务也不是警署的。

    不过你要是告诉我一些华心武违法犯罪的证据,那我倒是可以帮你申请线人费。

    当然,这一次不是白白找你帮忙,只要你能够起到作用,除了答应给你的一天三百块人工费,我再额外给你两百块辛苦费。”

    陈家驹之所以找上鹧鸪菜,就是觉得这家伙也同样傻头傻脑的。

    鹧鸪菜这家伙本事是有的,但是胆子却很小。

    他自从从赤柱出来以后,一向都只在违法犯罪的边缘试探,却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

    也是因为如此,这家伙往往也很难找到什么发财的机会。

    偏偏他身旁一大堆旁门左道的朋友要靠他吃饭,于是这家伙什么任务都接,只要能赚钱而且不违法。

    这不,陈家驹只花了三百块钱,就买下了对方一个晚上。

    相比于他警察的身份,鹧鸪菜做这些事情就不需要担心违法违规。

    甚至真有什么问题,陈家驹还可以用自己的身份帮对方打一下掩护。

    不得不说,在经历很多事情以后,陈家驹也开始成长了。

    “才两百啊,至少要再加一百。”

    鹧鸪菜在听到一晚上可以赚五百块以后,其实已经很开心了。

    但是他却本能的觉得五百块不是陈家驹的极限。

    于是这家伙又装出一副不满的样子,和陈家驹继续讨价还价。

    “最多再加一百,不然我就亲自动手了。”

    陈家驹演技一般般,但是骗鹧鸪菜却也绰绰有余了。

    鹧鸪菜要是知道陈家驹有足足一百万的活动经费,却只给他六百块,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

    “我先说好啊,我费用很高,而且事成之后要收取百分之十的利润抽成,可不是像这个傻胖子一样,六百块就能打发的。”

    陈家驹的演技能骗鹧鸪菜,却没能骗过有点精神病的阿彪。

    他敏锐的发现,陈家驹在说加钱的时候,语气表现得十分不屑。

    所以阿彪立刻当场选择加钱。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陈家驹和他谈好的价格仅仅是一百块钱的劳务费而已。

    “哇靠,你谁啊,还费用很高,陈警官,不如你把他的活给我,只需要再加一百块钱就够了。”

    同行是冤家。

    鹧鸪菜一看到阿彪,本能的就对对方生出一股厌恶之感。

    他也感觉到了,阿彪明显对自己斤斤计较的样子有些看不惯。

    恰好他也看不惯阿彪如此装逼的一面。

    “哎,你们两个别闹了,大家都是朋友,也都是我请过来的,给我一个面子。”

    陈家驹没想到事情还没有做,自己人反倒是内讧起来,于是他一边制止,一边想要做和事老。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只是随便从朋友圈找两个人来做事,竟然就找到了这么两个卧龙凤雏。

    “哼,你还有脸说我们是朋友,既然都是朋友的话,凭什么给他三百,却只给我一百块,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额,哪知道他不说话还好,一开口,阿彪立刻就把火力对准了他。

    “噗——哈哈哈,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当然是我的身价值三百块,而你却只值一百块,所以你仅仅是我身价的三分之一,不,现在已经是六分之一了,哈哈哈哈。”

    鹧鸪菜本来还在气阿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事情。

    可是听到对方竟然被陈家驹以一百块的价格给收买了回来,他顿时整个人都笑得不行。

    “靠,你这个死胖子,我忍你很久了,是不是想打架啊。”

    阿彪一听鹧鸪菜这么嘲笑自己,他顿时忍不住了,也顾不上找陈家驹麻烦,而是再次把矛头对准了鹧鸪菜。

    “打就打,我怕你啊,让你一只手都可以。”

    鹧鸪菜很狂,别看他一身肥肉,可却是一个灵活的胖子。

    而且因为这身肥肉,他算得上皮糙肉厚,非常能抗能打,还很有迷惑性。

    真要打起来,阿彪还真的不一定是鹧鸪菜的对手。

    不然陈家驹也不会只给阿彪一百块,却愿意花六百块请鹧鸪菜了。

    他不只是看上了鹧鸪菜的能力,还看上了对方有一群精通旁门左道的朋友。

    陈家驹这家伙其实是想要通过鹧鸪菜,把对方一群朋友全部带来的。

    “别别别,老大,你们都是老大,算我求你们了,现在千万不要打架,就算是要打,也等做完事情再大好吗?”

    眼看两人就要碰在一起,陈家驹急忙挤进两人中间,一手拦住鹧鸪菜,一手拦住阿彪。

    “这样吧,你们两个价钱一样,一人六百块,做完事就给好不好。”

    陈家驹已经有些后悔请阿彪了。

    他现在才发现,阿彪的精神病越来越严重了,而且还自带嘲讽光环,这家伙看谁都不顺眼,没被关进监狱,绝对是法官和警察偷懒了。

    “好,我给你面子,到时候钱可不能少。”

    鹧鸪菜是来赚钱的,对于面子其实并不看重,尤其是得知在陈家驹心里,自己比阿彪更值钱,他什么气都消了。

    阿彪却并不准备给陈家驹面子。

    “哎呀,你说不打就不打,那我不是变成你手下了,不行,我就要打。”

    阿彪一边说话,一边撸起了衣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