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青年小说 > 末日之诸神降临 > 第二卷 救世者皆尽沉沦 第五十二章 三千年重逢

第二卷 救世者皆尽沉沦 第五十二章 三千年重逢

    (本月万更!求订阅!求各种票票!谢谢大大们!之后还有一章!)

    厚邕城的天空多了一道碧色凤影,魔帝立在城外的洞天内,无声的观望。

    静谧的空间内,除了潺潺流水声,可能只剩下平静的呼吸声。

    魔帝遥望星空天幕,良久,身后多了一位身材窈窕的御姐。

    高贵华丽,清纯婉约,落落大方本该是此人的标签。

    但她现在表现出来的风情万种,却打破了外人对她的所有评价。

    过膝***,过膝超短裙,黑色格子衫配白色的内衬,青丝飘逸,银眸皓齿。

    这是两人的私下见面,穿过特定的空间纽带,魔帝和女帝时隔3000年再度重逢。

    女帝是标准的瓜子脸,狭长的眸子上柳叶长眉,精巧的琼鼻下,是娇艳欲滴的樱桃红唇。

    超诱惑装扮的女帝,此时郑重其事的和魔帝面对面,不露岁月痕迹的俏脸上,没有太多表情流露,仿佛现在的她仍旧在为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

    长空之下,两人独处,幽暗僻静,流水绵绵。

    别样的洞天福地中,魔帝首先耐不住寂寞的问:「你要么表现的活泼一些,要么就表现的愤怒一些。」

    「我不是之前的我了,从你不再顾及你我之间的秘密开始,我们的关系便彻底断开了。」女帝冷声回答魔帝,魔帝无所谓的挥挥手,而女帝继续说道:

    「我听说现在黑暗帝国内部流言纷纷,好像还都是关于我们的,我想确认一下,你真的没有把当年的事情散播出去吗?」

    魔帝看着女帝没有表现出一丝愤怒的表情,于是诧异的问道:「你是来兴师问罪的?」

    女帝忽然说起两人之外的事情:「我们大概已经3000年没见了,我想见见他。」

    「这可不行,时机还没有成熟,我和你说过,总有一天他会自己去找你。」魔帝平静的回答,而手中不知从什么地方端出一杯热腾腾的浓茶,隔空稳稳的放在女帝的手边。

    女帝微微皱眉,不愿意再说的想着,他终归还是不记得她不喜欢喝茶的事实。

    女帝小口抿着茶水,浓涩甘苦差点让她吐出来,可面子不允许她这么做。

    「到时候,他会以黑暗帝王的身份向我宣战吗?」女帝忍着内心的郁闷,转首看一下魔帝问道。

    魔帝若是这样的应承,那么,女帝现在完全可以单方面的拒绝魔帝的一切要求。

    等待魔帝回答的女帝,精神稍稍放松,而没想到的是,魔帝伸手想要触碰女帝精致的俏脸,但女帝及时躲开了,她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为爱冲动的女孩,她现在一个人背负着整个帝国的命运,所以她自认为需要和魔帝拉开安全距离。

    最起码不能发生以前那样荒唐的事情。

    魔帝略带挑衅的说:「那要看你怎么做了。」

    女帝侧目,不再看魔帝的眼睛,问:「为什么你一定要选择黑暗帝国?如果你留在我的身边,我相信现在的光明帝国,必然已经称霸这整片宇宙。」

    「我有我的选择。」魔帝平静的回答。

    「终归还是因为我比不过你心底的那个她。」女帝心中挫败的说道。

    「我并不是因为你才放弃了光明帝国,曾经有人教过我,如果不能做到大和平的条件下创造小混乱,那么就以大混乱的前提下制造小和平,这就是所谓的混乱理论,你应该知道我想要的,并不是单方面个人的强大,而是整个宇宙的综合实力。」魔帝如此说道。

    「为了你的目标吗?」女帝问。

    「是为了所有人,倘若当初的力量重新降临这个世界,而这个宇宙力量还是如同之前那般羸弱

    ,那么,天海大陆的悲剧便会在整个宇宙上演。」魔帝惆怅的回答,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欺骗过女帝,因为他想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让所有人都变强,以至于让整体变得更强。

    女帝摇摇头,她并不看好魔帝所说的理论,因为这些道理谁都明白,只有相互竞争,才会出现进步。

    可这些都是理论上面的,和平的相互竞争自然是好的,但在混乱的大环境下,竞争往往意味着毁灭。

    混乱的宇宙中,总有强大的一方,将弱小的一方吞噬。

    所以,女帝只能保证自己处在优势的地位,所以她才会一直埋怨魔帝,埋怨他夺走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然后还和自己对着干。

    「有人想用我们俩的事情,做不好的勾当,身为当事人,你怎么看?」魔帝问。

    「我想杀了你!」女帝怒吼着出手,玉手成刀直刺魔帝咽喉,魔帝捏住刀口,戏谑的笑了笑:「你是在给我按摩吗?」

    「我早就想打你一顿了!」女帝摆脱魔帝的掌控,虽然没有用兵器,但是双掌如游龙出水,接连不断的拍向魔帝。

    魔帝看着每一道掌风都蕴藏极强的破坏力,心想这女帝没有留手的意思,虽然短时间不知道女帝在想什么?不过,魔帝陪着她把这场打戏演完,还是迎刃有余的。

    女帝连续的掌风并没有取得任何回报,反倒是玉手被魔帝这个登徒子耐人寻味的摸了好多次,女帝芳心大颤,而攻击却没有一点放水。

    超短裙随风飘扬,寒冽的星空下,六道清水咒印在女帝的身躯周围凝聚,魔帝看着古老的法诀被女帝启用,便问:「神圣刹诀?需要下这么狠的手吗?」

    「我杀了你这个负心汉!」女帝玉手成剑指状,锋利的尖端刺破皮肤,鲜血在空气中汇聚神印。

    魔帝不理解的看着女帝娇嗔的模样,心说这真的是恼羞成怒?没道理啊……

    「镇!」魔帝大脚猛踏虚空,无数光芒被暗红色的黑洞吞噬,神圣刹诀是当初魔帝唯一吃亏的神通,女帝这般无情的进攻仿佛在说,我一定要你记得当初。

    神圣被黑暗吞噬,无数花哨都逃不过黑洞的引力,大概百余回合后,魔帝大手摁着女帝的天灵,无奈的轻声叹道:「我已经知道你想做什么了。」

    「我一定会杀了那些人类,神圣的光明帝国终将会审判黑暗,将所有的阴谋尽数覆灭…」女帝铿锵有力的说着誓言,而魔帝却主动松开手掌,转身走向自己的黑暗王座,重新坐正坐直的回答:「光明与黑暗,虽然永世相对,但却永世共存,因为只要有黑暗的地方,就一定有光明;而倘若没有黑暗的地方,光明也就不再是光明。」

    「之后的大赛我会亲自到场,那个时候我们再来辩一辩,谁对谁错?!」女帝放下狠话,怒斥而走。

    女帝踩着圣光离开,这处隐蔽的洞天福地内,另一道身影从虚空夹缝中走出,看着王座上的魔帝,感叹着问:「你不是说这位女帝对你是倾心向往吗?我怎么感觉她每一刻都在想杀了你?」

    「她这么做自然是有原因的。」魔帝郑重的回答,他肯定女帝是不会杀自己的,不然她也不会穿着当初同样的衣服来见自己。

    只是有一点魔帝拿不准,这位女帝究竟是想和他再续孽缘,还是斩断前缘?

    「从某些方面来看,这位女帝远胜过清儿。」杨二郎眉头一挑的说道。

    「我料定这一次诡异生物会在大赛那出手,所以你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魔帝直白的说道。

    杨二郎平静的看着手中的圆盘晷物,这是天道大时钟的仿品,可以运算时间回廊,再以时间为基准,控制当下时空运转。

    「我已经拿捏好一切,就等鱼儿上钩。」杨二郎周

    围的时空全数抽象化,无数的钟表指针浮现,这便是大时钟的奇妙。

    魔帝看向女帝离开的地方:「女帝也有点反常,到时候我们要格外留意。」

    「她刚刚的意思是,她准备来此处监督角逐赛?」杨二郎问道。

    「是。」魔帝说道。

    「那我应该有机会潜入光明皇宫看看究竟。」杨二郎说道。

    「小心阴沟里翻船。」魔帝提醒道。

    「借你吉言。」杨二郎阴阳怪气的说道。

    魔帝掐指算了算时间,说:「马上就要到拍卖会了,我们将那玩意丢出去,是不是太过招摇了?万一诡异不上当怎么办?」

    「一切有你。」杨二郎回答。

    「真会甩锅。」魔帝冷哼着评价道。

    -------------------------------------

    两日后

    六皇子,乾王府,山居别院

    玄彰难得有时间陪着自己的妻子在府中歇息片刻,娇妻宗诗蕊,宗家血脉最纯正的女子,是族长家主宗帅的独女。

    宗诗蕊书画实力稍逊陆清些许,但笔墨功夫却略胜一筹,而最终的比试下,笔墨书画的第一人,还是被陆清拿了去。

    现在的宗诗蕊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一意只想着玄彰的好,玄彰也没有吝啬,在宗诗蕊过门的三月后,直接将府内大小琐事都交给这位王妃统管。

    鸟语花香,假山碧水

    宁静安详中,宗诗蕊娇笑着问:「听说最近城内生了好些趣事,大多玄哥都给了一份案情详报给我解乏……可是修炼室那边发生大爆炸了……那惊天动地的声音,哎哟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强者在那发飙呢。」

    「何止是听到了,我当时甚至感觉脚下的地面都跟着动了几下,但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修炼室会爆炸……别看我,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没有看到任何报告呀。」玄彰先是聊了聊,然后才是自证清白的说道。

    「那肯定是有人刻意隐瞒呗,这座城里的水深的很。」宗诗蕊说道。

    玄彰在太师椅上平躺,双眸侧向宗诗蕊,没有说话的微笑。

    「妾身说错什么了吗?」宗诗蕊惊慌的摸了摸脸庞,问道。

    「没有。」玄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说道。

    宗诗蕊哑然,示意左右离开后,才欠身坐到玄彰的大腿上,纤细的玉手捏着玄彰的胳膊,想着为他解乏。

    「蕊儿,你有没有事情瞒着我?」玄彰将宗诗蕊拉倒在怀里,嘴巴贴着耳朵问道。

    「没,没有!绝对没有!」宗诗蕊连忙摇头。

    玄彰伸手摸着王妃的小腹,问:「那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孩子?」

    王妃听到此话,不由得失声笑了:「我的王,您这一年都大门不进的主子,还问人家这个问题?」

    「我们几年没……」玄彰看着王妃。

    「三年了。」王妃竖起三根玉指,像是五指山一般的压着玄彰的胸膛说道。

    玄彰诡谲的一笑,伸手勾着王妃的下巴,问:「那我可以杀人吗?」

    「杀人?」王妃娇躯一震。

    「你以为本宫三年没予你,你就是失宠了,是吗?」玄彰问道。

    王妃从玄彰的身上滑下,手忙脚乱的退到池边,叩首跪拜:「大大大王,饶命!」

    「还让我放你去参加角逐赛?去比赛吗?去和那人双宿双飞?再给本宫带回一位皇子皇孙?!宗家人是不是都这么放荡不知廉耻啊!」玄彰怒斥道。

    「臣妾知道错了!」王妃不敢抬首的求饶。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玄彰拍了拍袖子,然后将外套撂在王妃的面前,说:「从今天开始,你被软禁了。」

    王妃抱着玄彰的小腿,哭诉的求饶:「殿下!殿下!我求求您,您放过父亲和家族!我求求您了,我可以给您做牛做马……真的!真的陛下!」

    「放肆!」玄彰甩开王妃的身子,王妃落入池塘中,玄彰就此落下结界,将王妃封在水池中。

    「殿下!乾王殿下!求您了!」

    「本宫会在你最期待的角逐赛上,将宗家三代英杰杀的干干净净,你就在此等待消息吧。」玄彰转身离开,留下竭斯底里的王妃。

    玄彰走到院子外,一道幽影闪出。

    「还有什么消息?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玄彰问道。

    「桀桀~我给你陛下想要的,那么陛下也应该给我们想要的,只要东西到手,我们的合作便从那时开始。」幽影诡异的笑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