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青年小说 > 极品都市风水师 > 第10章 云苏很失望

第10章 云苏很失望

“我的人品好,你们都知道的!”秦奋对此不以为意,随手端起了徐亚琴面前的茶杯,猛灌一口。

    也难为这厮了,这大热天的骑车赶时间,骑得有点猛,尤其是后坐上还带着席涓,很耗体力,口渴很正常。

    喝完之后还点了点杯子,示意徐亚琴给他再来一杯。

    众人听得直翻白眼,这厮现在口头禅就是自己的人品如何的好?偏偏在座的人一致都认为这厮最缺的就是人品。

    “嗳,这是我的杯子。”徐亚琴很不乐意的给他加满了茶水。

    “我又不嫌弃你。”秦奋端起来又猛灌了一口,还不解渴,干脆自己拿着水壶又直接续上。

    “不要脸,我嫌弃你。”徐亚琴很是无语的看着他,这是从哪里来的,狼狈成这样?

    秦奋很无所谓的直接无视,指了指席涓道:“隆重介绍下,杨庆智的女朋友席涓,杨庆智今天有事,派她过来作代表,欢迎两位首都过来的高材生。不请自来,你们不会不高兴吧?”

    刘庆云嘴角直抽抽,这话也就这大爷脸皮厚说的出来。

    徐亚琴从席涓进来之后,就一直在很认真的打量着她,听秦奋这么一说,忍不住靠近他耳边小声道:“很正点啊,杨庆智那缺德玩意还真是走狗屎运了。”

    秦奋深有同感的点头。

    “考虑下,横刀夺爱?”徐亚琴美眸斜瞟着他。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的人品你也不是不知道。”秦奋脸色一正,义正言辞的拒绝。

    “哟哟哟,真不要脸。”徐亚琴瘪嘴不屑,扭身招呼服务员添了副碗筷。

    秦奋有点怕这个性格泼辣的女同学,扭头看向刚好看着自己的云苏,上下左右好好的打量了一下,嘿嘿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啧啧道:“变化真大啊,高中那会多漂亮啊。”

    众人哭笑不得,这哪是夸人啊?

    云苏抿嘴一笑,道:“你也没有变化,还是以前那样。”

    “怎么没变呢?”赵浩成接过话茬,“刚刚我们还说起你这两年多在羊城的精彩生活,啧啧,多姿多彩啊,高中时候的秦奋可不会骗人啊。”

    秦奋露出了一脸灿烂的笑容,扭头看向一脸嘲讽的赵浩成,笑道:“高中时候的赵浩成可比现在要坦荡。”

    “我们说的都是事实,当着你的面我也这么说。”赵浩成顿时恼羞成怒了,人家的言外之意不就是在嘲讽自己刚刚私底下议论人的是非嘛。

    秦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半晌之后,伸手点了点他,道:“没劲了啊,我这点屁事您在首都都亲自关注着,我的魅力比云苏还大?”

    “扑哧!”席绢刚喝了一口茶全喷了出来,徐亚琴也是在一旁吃吃的坏笑看着热闹。

    论到牙尖嘴利,这帮人合起来也比不上秦奋,你这长篇大论半天,人家一句反驳,就能噎得你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对付这厮徐亚琴的经验就是直接跟他动手。

    秦奋可不管赵浩成脸色好不好看,扭头看向云苏很认真的问道:“赵浩成的性取向没问题吧?你试过没?”

    云苏俏脸猛然一红,显然从没有被人这么直接的问过,以她的经历自然是没有应付这种事情的经验。

    赵浩成同样没有和这种无赖说话的经验,没想到人家在反击这么犀利。尽管愤怒,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击,只好恼火道:“秦奋,你这人怎么这么低俗啊?”

    “说到低俗,我想起前几天听到的一个段子。说你们听听,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真正的俗。”秦奋顿时来了精神。

    赵浩成很是无语,他突然发现在就算自己学的东西再多,想要打击羞辱下秦奋,简直比登天还难啊,人家根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啊。

    徐亚琴照着他肩膀来了一拳,嗔道:“臭不要脸的,滚一边去,有你这么问云苏话的吗?别把你那些黄缎子拿出来现眼了,臭流氓!”

    “大俗大雅嘛。”秦奋很无辜的道:“再说了,赵浩成的问题不问她问谁?问你啊?人家名牌大学出来的也看不上你啊。”

    徐亚琴气得啊啊直叫,双手直接招呼在秦奋身上,又是抓又是挠的,口中还叫嚷道:“老娘怎么了?老娘差了?老娘再差也比你个王八蛋天天在外面坑蒙拐骗强。”

    秦奋躲了半天,招架不住,连忙求饶:“姑奶奶,怕你了,我刚刚胡说八道的,别挠了,哎呦喂,衣服都被你撕破了。好了好了,我说实话,我是嫉妒你成了吧,我暗恋你成了吧。”

    事实上,徐亚琴可以说是他们几个同学当中混的最好的一个,离开杨庆智那里之后,人家找到工作就开始利用业余时间自学会计,一年多的时间,已经是专职会计了,若论长远,不会比云苏赵浩成差。

    徐亚琴气喘吁吁的收手,得意洋洋的看了众人一眼,对付这种臭无赖,她经验丰富,尤其是对付秦奋。

    秦奋若无其事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又很骚包的弄了弄自己的发型,指了指徐亚琴,口中的“泼妇”愣是没敢骂出口。

    事实上他对徐亚琴的感觉比较复杂,一方面她确实是性格泼辣,说话大大捏捏,虽然这一年多她也是一见到他指责他不务正业,可是关键时候总是由着他的性子来,而且还不许别人说他。说白了,有点惯着护着他。二来,这一年多来,徐亚琴经常偷偷的往他的口袋里面塞点零花钱,而且从来没有还过,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他秦奋缺什么徐亚琴就会突然在某一天给他买过来什么,说得难听点,好几次连内裤都是她给买过来的。

    秦奋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怕人家对他好。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多时候,秦奋在徐亚琴面前,想硬气也硬气不起来。

    被两人这么一打闹,气氛顿时又热闹起来。李辉趁机和秦奋喝了几杯才解释道:“秦奋,刚开始没叫上你过来,没有别的意思,你知道的。”

    秦奋很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

    李辉哑然一笑,举杯两人又喝了一杯。

    云苏一直饶有兴趣的盯着对面的几个同学,目光落在秦奋身上,脑海中想起了一些高中时候的往事。

    不知道为什么?她很难将高中时侯的秦奋和眼前的这个满脸痞相浑身上下充满市井江湖气息的人重叠起来。

    难道还是因为高考前发生的事情?

    秦奋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原本高中时候的印象最深刻,也最美好,可是终于见到此刻的他之后,之前那些美好的东西,突然间神奇的变得模糊起来,然后慢慢的消失,刚刚见到他的那点兴奋取而代之的是失望。

    目光坚定的从秦奋身上移开,云苏心中暗暗一叹,她知道,自己仅存的一点幻想没有了。

    失望之余,又忍不住有点迷茫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