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青年小说 > 极品都市风水师 > 第7章 你有人品?

第7章 你有人品?

羊城火车站,一对年轻的男女拖着行李箱,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出站口走出来。

    两人虽然衣着朴素,但依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尤其是那个年轻的女孩,几乎是迎着众人的注目下走出来的,回头率也高的吓人。

    女孩年龄二十多点,看样子好像刚刚大学毕业,身材高挑修长,上身简单的白色紧身T恤,下身简单的牛仔短裤,脚上一双白色的休闲鞋,浑身上下满满的青春活力,将近一米七的身高,比她身边的男孩子只稍微矮了那么一点点。

    相比其女孩子的枪眼,她的同伴则是略显黯淡。两人手牵手的走出来,一看就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云苏,赵浩成!”走出广场,两人四处张望,背后传来一个女孩子惊喜的声音。

    两人扭头过去,云苏看见来人,高兴的叫道:“徐亚琴。”

    两个漂亮的女孩子高兴的又蹦又跳,抱在一起。男孩子拉着两个行李箱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两人。

    两个女孩子站在起来,很是亮眼。徐亚琴比起云苏来要略微矮点,身材却要好上不少,看上去特别协调,比例恰到好处,很容易吸引成熟男人的目光。相貌咋一看去,显得比较普通,但是细看之下就会让人回味悠长。

    如果说云苏是第一眼美女,那么徐亚琴就属于第一眼无所谓,第二眼就容易让人沉醉的类型。这种类型的女孩子极为适合那些成功有品味,且善于发现美的男人。

    一般的小男生还没有那种发现这种美在内涵。

    “徐亚琴,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刘庆云和李辉呢?”赵浩成问道。

    “李辉去饭店提前订好位置等着我们,刘庆云在另外一个出口等你们,走,我们一起去找他。”徐亚琴道。

    几人很快找到同伴,打车直接到了饭店。

    提前在饭店等候的李辉很热情的迎接几人进去。

    云苏四下看了几眼,却并没有看到秦奋和杨庆智,内心有些失望,有点不满的看了赵浩成一眼。

    徐亚琴拉着李辉慢走几步小声道:“没通知秦奋?”

    李辉轻轻的摇了摇头,看了看赵浩成的背影小声道:“赵浩成对他有意见你不是不知道,这刚从名牌大学毕业出来,心气正高的时候,还是别把秦奋叫过来不自在了。”

    徐亚琴瘪嘴道:“凭什么秦奋就得躲着他?赵浩成这小心眼的毛病是改不了了,人家云苏也是北大毕业的,也没见像他那样傲气的鼻孔都朝天了。”

    过来的路上,徐亚琴心中就很别扭,一路上赵浩成牛气的跟什么似的,一会说他们几个的工作如何如何辛苦,又说自己联系的公司如何如何了得,不就是一个清华毕业的大学生吗?弄得自己跟领导视察似的,难道自己这些没考上大学的人都没活路了?

    李辉急忙制止道:“你小声点,这话你可别和云苏说了,两人据说准备结婚了。”

    徐亚琴翻了翻白眼,瞪了李辉一下:“亏你还是个大老爷们,一点都不男人,跟秦奋提鞋都不配,老娘靠自己努力挣钱,不偷不抢,比谁都理直气壮。”

    徐亚琴也是个泼辣的性子,李辉无奈苦笑,这怎么把秦奋跟自己比上了?没有可比性啊。

    今天秦奋收工比较早,正常这个时间他都是和李旺财两人在一起蹲点,一年多雷打不动。

    之所以刻意早点回家,是希望能跟杨庆智心平气和的好好聊聊。他潜意识的觉得杨庆智的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

    到家之后,发现并没有人,忍不住有些好奇,杨庆智不在家,席涓也应该在啊。

    当初原本杨庆智跟秦奋一块挤在培训班的集体宿舍的,后来因为挣了点钱,又因为和席涓同居了,所以自己就单独租了一套房子,好方便做点少儿不宜的事情。

    秦奋一搬过来,杨庆智的肠子都悔青了。不说别的,这厮太讨人嫌了,还臭不要脸。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像鬼一样的突然出现打搅人的兴致,让人嘿咻都不能尽兴。

    后来杨庆智学乖了,专门等到半夜他睡着的时候啪啪做点少儿不宜的事情,这小子不知道是不是守在外面听房,总是在紧要关头突然拍你的房门,吼两嗓子。

    “半夜三更不睡觉,你们痛快的翻云覆雨,害的老子翻来覆去,能不能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啊!以后白天等我出去了再做!”

    这一嗓子差点没把杨庆智给吓得不举了。

    总之,说起来都是泪。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说的就是这个混蛋。

    秦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思索问题时,洗手间的门突然打开,席涓哼着小曲,双手拿着毛巾正歪着头擦拭着头发。因为太投入,并没有发现此刻正坐在客厅盯着她发呆的秦奋。

    秦奋的确是呆住了,事实上他想把头扭开的,但是此刻大脑根本就不听他的使唤。

    席涓刚刚从浴室冲凉出来,此刻全身上下只裹了一块小浴巾,上面半露,尤其是伸手擦拭头发的时候,大半个胸脯就完全的暴露了出来,颤颤巍巍的弹性十足。下面,浴巾刚刚到围到大腿根,走起路来,甚至都能隐约的看到大腿里面。

    要命在是,秦奋这厮视力又极好。

    这一看,就有点收不住了,秦奋瞬间感觉自己哪哪都不好了,一颗心都快要蹦出来了,呼吸声也变得沉重起来,他知道席涓的身材极好,没想到居然好的这么逆天。一想到这么诱人的身体被杨庆智这个禽兽压在下面,内心就开始不平衡了。

    直到席涓发现气氛不对,抬头看见直盯盯的看着自己的秦奋,两人就这样呆呆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啊。”席涓醒悟过来,尖叫了一声,跟兔子似的一下子蹿回到自己的房间。

    秦奋只看见一道白光从自己眼前滑过,隐约中他好像看到浴巾散开后,下面的一抹黑。

    妈的,鼻血都快出来了。

    席涓换好衣服再出来的时候,两人都恢复如常。只是席涓那白皙的脸蛋上依然带着若隐若现的红晕。

    秦奋干咳了一声:“杨庆智呢?我今天提前回来找他聊点事情,很重要。”

    “你倒是会赶时间回来。”席涓白了他一眼,对于秦奋她还算了解的,虽然赖皮了一点,但绝对不会干出那种偷窥的下三滥事情。

    “那啥,刚刚我什么都没看到啊。我的人品你是知道的。”秦奋有点此地无银的解释道,同时也有点郁闷,大白天的你没事洗澡干嘛?

    “你还说?占了便宜还卖乖就是说的你这种人。”席涓娇嗔的瞪着他,什么时候你有过人品这种东西?这人就是这样,越缺什么就越是爱跟人强调你有什么?

    秦奋没法再继续答话了,见她手中收拾着脏衣服,准备进洗手间,便不客气的道:“里面有两件我昨天换下的,顺便帮我也洗下啊。”

    席涓被气的哭笑不得,这人总是这么无赖,以前没少让自己帮他洗衣服,杨庆智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他就是我行我素,欠你的啊?还好这小子自觉,没让她帮忙洗内裤。

    “对了,你前几天给杨庆智看相的事情,怎么回事?我这几天总是心神不宁的,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席涓一边在里面洗衣服,一边问道。

    “他人呢?我今天提前回来就是为这件事情找他。”秦奋心道,心神不宁就对了,越是亲密的人对这种事情发生越是敏感。这更加证明了自己看得没错。

    “好像中午和柳絮一起出去了,应该是带人去上课,走的时候告诉我晚上会回来的很晚。”席涓把衣服放在盆子里面后从洗手间端出来,想好好的跟他聊聊。

    秦奋皱起眉头,杨庆智这小子,的确有点不是东西,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这小子正在打柳絮的主意,只有席涓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这种事情他又不知道怎么提醒?

    事实上,秦奋就知道好几个上培训班的女孩子因为没有钱或者是想要找份好点的工作,就陪杨庆智滚过几次床单。

    所以,他每次看到柳絮都装得一副花痴的神情,还不是为了帮帮席涓这个傻女人?如果不是席涓这一年多来对他相当不错,他才懒得管这个闲事。

    只是这种事情不是他能掌控的,如果杨庆智真能把柳絮追到手,他几乎可以肯定这王八蛋会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开席绢。

    想的有点烦躁了,秦奋走到阳台点上一支烟,目光无意中落在楼下,忍不住愣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