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青年小说 > 极品都市风水师 > 第6章 污言秽语能洗澡

第6章 污言秽语能洗澡

两人找了家大排档,点上酒菜,秦奋好奇的看着李旺财,道:“你没想过人为什么就找上你?”

    “咱名气大,三教九流的人认识的多,职业素养高呗。”李旺财很不知道羞耻的道。

    “你还能要点脸吗?”秦奋鄙视了他一眼。“六个要求相互矛盾,哪那么好满足?我可断定,人家一定还找其他人帮忙介绍。”

    两人其实心里都很清楚,李旺财的名气大,主要还是在市井,而且还褒贬不一。上流社会或许人家知道他们的存在,但是人家只会找他们那个阶层的风水相术师。

    这个世界,圈子很重要,精英只会和精英接触。就他们这两货,离精英还有一个地球到月球的距离。

    所以这次机会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当然,人家解决不了的,他们两个江湖郎中也未必能解决。

    “所以我朋友让我们抓紧啊,晚了就别人抢先了。我那朋友不会骗我的,十年的交情了。”李旺财强调道。“女孩子的相片我也见过,美的让人看了都想流口水啊。”

    秦奋有点无奈:“隔行如隔山,难度又那么大,你可真是让人不省心啊。以后可别随便什么事情都往身上揽,咱得专心做好本职工作。”

    “你以为我乐意阿,十万啊。十万的酬金啊兄弟!老子做梦的时候才敢想自己能有这么多钱。”李旺财双眼直冒金光。

    “这么多?关键是合适的人不好找啊。”秦奋也不淡定了,立马心动起来。他做梦都不敢想自己有这么多钱。

    同时,脑筋立马快速的转起来,搜索着一帮难兄难弟,哪个更合适。

    “眼前不就有个合适的嘛。”李旺财看着他双眼冒精光,突然奸笑起来。

    “什么?闹了半天你他娘的打我的主意啊。”秦奋顿时就有了要骂娘的冲动。

    “十万啊!”李旺财双手伸出食指交叉提醒他。

    秦奋立马闭嘴,想了想道:“其实我觉得你是最合适的.”

    李旺财冷眼看着他哼哼两句道:“老子也就是外形条件差点,要不是这样,这好事能轮到你?”

    秦奋咧嘴直乐,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嘛。

    “你多合适啊,外地人,坑蒙拐骗,吃喝嫖赌就差嫖了。你还很穷,谁能比你穷?你很无赖,脸皮也厚,还有点小帅。八字,你和那姑娘的八字我都看过了,天造地设,金玉良缘啊。。。。。。”李旺财掰着手指头一样样的指出他的优点。

    以他对秦奋的了解,这点委屈算不了什么?人家是什么人啊,那是在污言秽语当中能洗澡的人,这点诋毁算个屁啊。

    “泥马有病啊,你会看八字?”秦奋恼羞成怒,这些话除了说他帅之外,其他评价他都不爱听。

    见李旺财又跟他比划了一下十万的手势,秦奋连忙闭嘴。

    “老子连高中毕业证都没有。”秦奋没好气的提醒他道。

    “多大点事啊。办个假的,只要肯出钱,国外的名牌大学我也给你整出来,咱们先把十万块钱弄到手再说。”李旺财大手一挥,很有气势。

    “草,还真是啊。这个靠谱吗?”秦奋脑子顿时开窍,还真是忽略了办假证的事情。要知道在羊城,很多找工作的人都办假证。

    “我办事你放心,保证没人能看得出来。”李旺财豪气的打了个响指。

    “就这么办。”秦奋咬牙切齿的道,“国外名牌大学就算了,我不会外语,容易露陷。这样,给老子北大清华的各办一个,以后谁他娘的瞧不起我,拿出来吓死他。”

    李旺财吓了一跳,急忙劝道:“大哥,低调,低调。让人知道咱是大学毕业就好了,办个假证没必要那么招摇。”

    秦奋想想也是,点了点头,又道:“丑话说在前面啊,这次可是哥们出卖美色,事成之后四六分啊。”

    “凭什么啊?”李旺财不乐意了,“真要是人家看上你了,你想想,漂亮的女朋友,有钱有身份的老丈人,到时候这软饭可就吃的光明正大了。”

    “这话没毛病。”秦奋嘿嘿直乐,他虽然比较烧包,但并不傻,事实上他心里潜意识的觉得这种事情相当不靠谱。可是毕竟诱惑太大,抱着有枣没枣打两杆的念头乐呵乐呵。

    总之也没有什么损失,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是人家是骗人的,他们俩就是骗人的祖宗,而且也没什么可值得人家骗得。

    两人都是果断的人,一旦决定下来,就立马去办,商量好分工之后,李旺财随手从手提包翻出几个单据。

    “你这个月的分红,按照你的要求,都分批给你汇款了,算出来你还差两百多,我给你补上了凑了整数,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出入?”

    秦奋随手接过来,看也不看直接拿打火机点燃,刚好顺势用燃烧的汇款单点上了一支烟。

    李旺财已经习惯了他这样,两人合作了一年多,几乎每个月的分红的时候,秦奋就会要求他以李旺财的名义将所有的钱,一分不少的寄回到鄂省的两个小乡村。

    李旺财也只有每次给他汇款单的时候能从他脸上看到那么一丝丝伤感,或者严格的说是愧疚。

    刚开始,李旺财以为是秦奋老家的父母汇款,可是分明不是同一个地方,而且也不同姓氏,再说了给父母寄钱没必要偷偷摸摸的吧?而且寄钱是分别寄给两家的,看收款人的名字很土气,年龄恐怕也不小了。

    好几次想问,话到嘴边都咽了回去。

    谁还没有点故事?

    秦奋也不例外,别看他玩世不恭放荡不羁,不过都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软弱罢了。

    事实上,这一年来秦奋的收入相当可观,可是你再看看他这一身穿着,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去年这小子就是穿的这一身,洗得发白了不说,都洗薄了。

    怎么看,怎么一个寒酸。

    接下来两天,两人各自分工,将该准备的东西准备齐全,秦奋又让李旺财仔细的打听了一下那个名誉会长的一些事情,尽量做到有备无患。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就等李旺财的朋友通知他们什么时候见面了。

    杨庆智面相的事情一直都是秦奋的心病,奈何这两天赶上杨庆智这两天忙,两人一直没有机会照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