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青年小说 > 极品都市风水师 > 第4章 你骗我一次,我折磨你两年

第4章 你骗我一次,我折磨你两年

从厨房出来的是正是杨庆智的漂亮女友席绢。

    看着杨庆智一脸扭曲的脸,席涓小声嗔道:“秦奋,你也真是的,动不动就拿那些骗人的玩意来吓唬人。”

    说到这里,扭头一脸嗔怪的看着杨庆智嗔道:“你也是,房间空着也是空着,干嘛动不动就说这些伤人的话啊。”

    这个女人那是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关键性格温柔,典型的贤妻良母,也不知道杨庆智这个混蛋上辈子积了什么德?麻痹的,缺德冒烟的事情没少做,居然找了个这么有水嫩嫩的女朋友,这他娘的找谁说理去?

    秦奋对席绢的话大为赞同,刚要嘲讽杨庆智两句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席涓开门后,秦奋看到进来的女孩子双目陡然又是一亮。

    女孩年龄二十四五,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一头长长的秀发随意的披着,让人眼前一亮,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勾的秦奋恨不得钻进去就出不来了。

    “柳絮。”杨庆智看到有客人进来,表情由狰狞变得温柔起来,表情丰富,连平常自称是演帝的秦奋也是自叹不如。

    “柳老师啊,你好,你好。”秦奋兔子一样的蹦起来,起身的时候还很不客气的一把将准备站起来迎客的杨庆智狠狠的按下去,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警告道:“小子,你已经有席绢了,这个我喜欢。”

    话音刚落,整个人已经快速的蹦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跨到了前面,很热情的伸出了双手,一脸贱笑道:“柳老师,稀客稀客啊。我说怎么早上起床的时候喜鹊就我家门前叫个不停呢?”

    柳絮的一所职业技术培训学校的老师,偶尔还会在外面民办私人的小培训班接点私活,挣点外快。

    职业培训听起来还是很高大尚的.

    秦奋在岭南的时候被杨庆智逼着去上过一次培训班,当时代课老师正是柳絮,印象深刻啊,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美眉,这厮差点没把口水流出来。

    也正是因为柳絮的原因,后来这厮疯狂的痴迷上了上培训班。杨庆智还一度对秦奋的上进心颇为欣慰,为此给他花了不少冤枉钱。可惜,后来换老师了。

    老师换完之后,秦奋顿时失去了兴趣,说什么也不乐意去上这个培训班了。

    杨庆智和席涓相视一眼,对秦奋的表现极为无语,你特么的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夸张?咱们住在六楼,你从哪里听到的喜鹊叫声?

    柳絮被秦奋的热情弄得有些措手不及,还是很礼貌的伸手跟他握了下手。

    哪知道秦奋这个死不要脸的握住人家的手之后就没打算松开了,居然牵着柳絮的手很热情的就往客厅里面走,边走还极其自然的道:“柳老师,你上次借给我的一些关于销售的书,我至今还有些没理解透彻,你看能不能抽出点时间再指点一下?

    杨庆智整个人都快疯了,这厮谎话连篇,张嘴就来。尼玛的还能要点脸吗?上次?上次都他娘的两年前的事情了。再说了,人家有借书给你?

    王八蛋,泡妞也得讲点技巧啊。

    席绢在一边也是摇头苦笑,一脸的无奈。

    柳絮很是无语,这个人脸皮实在是太厚了,不过她素质高,脸皮薄,使劲的将手挣脱出来,很礼貌的敷衍道:“可以啊,找个时间我再给你讲一下。”

    她对秦奋实在是太熟了,两年前上自己课的时候这小子就没少纠缠她,可惜她还是低估了秦奋的节*******现在就有时间啊,不如到我的卧室我们促膝详谈?有好多地方我都理解不透,求知若渴啊。”秦奋一脸仰慕的神情,在美女面前非常难得的开始注意形象拽文嚼字了。

    “秦奋,我们要谈正事。”杨庆智彻底的控制不住了,就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人,听不出人家是在敷衍你吗。

    再说了,你他娘的能拿出那本书来吗?糊弄鬼呢?

    秦奋被他吼的吓了一跳,随即笑道:“再有正事,也不能让客人饿着肚子谈吧?要不我们边吃边谈?”

    杨庆智整个人都快疯了,什么他娘的不能饿着肚子,是你饿了吧?

    柳絮也是感觉到杨庆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急忙笑着道:“我是吃过饭过来的,有点事情和小杨谈。”

    杨庆智急忙点头,道:“这样吧,我们到外面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说事情?”

    柳絮也觉得此刻的这种氛围不适合谈事情,点头赞同,再说了她也有点害怕被秦奋给缠上。

    但是她还是低估秦奋的无耻。

    只见这厮腆着脸跟上去笑道:“我刚好知道一个安静的地方,要不我带你们去?”

    杨庆智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一刻的怒火恨不得把这个王八蛋活活的掐死才能解心头之恨。

    席涓眼看着情况不妙,急忙上前一把拉住他,深怕他控制不住自己,以前两人也不是没打过架,可每次都是杨庆智吃亏。

    “秦奋,你也真是的,人家去谈事情,你跟着瞎掺和什么?”席涓扭头看向秦奋嗔道。

    “那你们先谈,刚好柳老师好好劝劝他,这孩子精神有问题,快没救了。”秦奋讪讪一笑,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回来。

    他可以不给杨庆智的面子,因为杨庆智欠他的。但是席涓的面子必须给,这个女孩子,秦奋欠她一份人情。

    走回客厅的时候,秦奋又想起了什么,转回身来冲着柳老师挤眉弄眼的道:“对了,柳老师,我刚刚看你的面相也有点问题,离杨庆智远点就没事了。还有,你们聊完正事了回来哟,我等你。”

    这话说的,怎么就这么暧昧啊?

    “你混蛋。”杨庆智刚压下去的怒火又上来了,又他妈是这一套,能换点花样吗?

    席绢急忙将杨庆智推出去,直到把门关好,背靠着大门才松了口气,见秦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餐桌上大爷一般的等着自己把菜端上来,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秦奋,你今天有点过分了,干嘛非要跟杨庆智过不去?”

    秦奋嘿嘿一笑,抱怨道:“你这话就没良心了,我要跟着他们去还不是为了给你盯着杨庆智?你没看到你们家杨庆智看柳絮的眼神不对劲?”

    席涓眼神瞬间变得黯淡起来,随即又很不服气的道:“你这人思想就是龌龊,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

    秦奋啧啧摇了摇头:“你这个傻丫头啊,长点心吧?哪天被杨庆智卖了还在给他数钱呢?肚子饿了,赶紧上饭啊?”

    “自己不会去弄?欠你的啊?”席涓白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心事重重的往厨房走进去。

    一直到走下楼梯,终于不用见到秦奋这祸害,杨庆智松了口气,箭柳絮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干咳了了一声自嘲道:“你说这是个什么东西变的?我怎么就把这大爷给招来呢?”

    柳絮笑起来,道:“那得问你自己啊,对了,他真会算命看相?”

    “你可别信他。”杨庆智吓了一跳,“他这个人谎话张嘴就来,最擅长把假话当真话说。”

    柳絮若扑哧笑出声来,关于这两人的恩怨,她知道的很清楚,知情的人早已经传为笑谈了。

    秦奋其实也很纠结。

    杨庆智狠狠的骗了他一次,自己痛快的折磨了他两年,按说这仇也报的也差不多了.

    问题是,为什么自己心里没有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呢?总是觉得两人之间的好像还缺了点什么没有了断?

    ps:求收藏,推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