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青年小说 > 药神赘婿 > 第十八章 红袖之死

第十八章 红袖之死

    告别席家兄妹后,林陨也没有在北关府城继续逗留,他御马而驰,朝着玄月宗的方向径直而归。一直隐藏在暗处的影子,自然也是紧跟其后,却是一如既往地没有现身。

    约莫半天左右的路程,林陨便是回到了玄月宗。

    “那不是林陨吗?他回来了?”

    “可算是回来了!让我们好等啊!”

    沿路之上,看到林陨回来的那些外门弟子们皆是神色振奋,林陨回来了,他们才能购买丹药啊!相比丹药房的洗髓丹,林陨出售的洗髓丹不仅价格低廉,而且质量也更好!

    对比一番过后,他们当然更加愿意购买林陨的丹药!

    “诸位,不必心急。这次我可是带回了不少物美价廉的丹药,除了洗髓丹以外,二三品的丹药也是应有尽有!”

    面对这些“顾客”的热情,林陨不禁笑道。

    原本丢失了5000积分的郁闷心情,也是立刻舒展了许多,只要有这些“金主”在,别说是5000积分了,就算再赚个50000积分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殊不知,在这些弟子之中,却是隐藏着几名执法堂的弟子。

    他们看到林陨平安无事地归来,第一时间便是立刻赶回执法堂,将此事告知清风长老。

    执法堂内。

    啪!

    得知林陨未死的清风长老怒而摔杯,他冷冷地看向了自己的得意门徒赵峰,那眼神中满是质问之意。要知道,那名前去刺杀林陨的刺客,可是后者安排的。

    “师尊,弟子无能,所托非人!”

    赵峰自知理亏,连忙低头认错。

    “少跟老夫说这些废话,老夫只要看到林陨那个小子死无全尸!”

    清风长老怒道。

    “师尊不必担心,虽然我们在玄月宗内不能明目张胆地对他下手,但是在宗内还有一项特殊的规定,可以置他于死地!”

    赵峰低声道。

    “你是说生死决斗?”

    闻言,清风长老眼眸微寒。

    玄月宗其实是严令门下长老和弟子们私自争斗的,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情仇,如果压抑过久的话,最终只会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初代宗主便定下了一条特殊规定,如果真有非要分出生死才能罢休的恩怨存在,那双方便可立下一份生死状,进行一场公正公开的生死决斗。当然,前提是双方都得答应,如果有任何一方不答应的话,那生死决斗就无法成立。

    “依你的意思,难道你是打算去挑战林陨不成?”

    清风长老冷笑道。

    “那怎么可能?区区一个林陨,蝼蚁而已,还不值得徒儿出手。”

    赵峰笑道:“师尊可别忘了,在这玄月宗内可不是只有我们看他不顺眼的。徒儿只需要略施小计,便可将他置于死境了!”

    “此事只可成功,不可失败。”

    “是,师尊!”

    阴谋的味道,正在渐渐酝酿。

    ……

    回到玄月宗的第一件事情,林陨并没有回自家的寒酸小院去卖丹药,而是选择直接来到了宗主楼阁,也就是秦雨瞳所住的地方。

    望着恬静典雅的楼阁小院,林陨不禁感到有些恍惚,在他的记忆中,这应该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你来了。”

    轻纱飘舞,一道曼妙的身姿如九天仙女一般飘然而至。

    正是秦雨瞳。

    “嗯。”

    再次见到倾城绝色的秦雨瞳,林陨嘴唇嗫嚅了半天,最终却只是嗯了一声。值得一提的是,当他再次看到自己这位妻子时,他心里的感觉却是跟上次有些不太一样了。

    上一次在自己的小院里,他可以淡漠无比地面对秦雨瞳,然而这一次他却无法做到。

    无因其他,只因他心里对秦雨瞳的感官已经改变了。

    “谢谢。”

    犹豫了片刻,林陨深吸一口气,竟是如此说道。

    无论影子有没有做到保护他的职责,可秦雨瞳派人保护他的事情却是千真万确的,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所以,林陨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对方道个谢。

    “谢我什么?”

    秦雨瞳美眸中难掩讶异之色,旋即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会意一笑:“如果是小梦的事情,那就不必跟我说谢了……”

    她显然是误会了。

    不过林陨也没打算解释太多,有些话说了跟没说也没太大的差别,还不如不说。

    “你是来接小梦回去的吗?”

    秦雨瞳忽然道:“也好,那丫头一直都念着你,应该早就想回去了吧。”

    言至于此,她那如琥珀般的眸子,不禁闪过一抹失落之色。在这幽静小楼内,只有她一人待着,实在是有些清冷的。

    可小梦来到这里以后,这地方就像是多了几分生气。这丫头勤快地很,每天都从早忙到晚,一直想着法子要来伺候她。

    然而一向习惯独自修行的秦雨瞳根本就不需要被人伺候,起初她也是有些不习惯的,但是渐渐地她也就习惯了每天看小梦忙里忙外的身影。

    她看得出来,小梦那异于常人的丑陋面容之下,其实隐藏着一颗干净纯真的心灵。

    所以,她挺喜欢小梦的。

    “你这是……舍不得小梦?”

    观察入微的林陨似乎注意到了秦雨瞳的异样,有些惊讶地道。

    他是真的很惊讶,因为他没想到看上去如同仙子一般的秦雨瞳,居然也会露出如此人性化的情绪。这让他记忆中对后者的印象,再度发生了一些变化。

    “没有。”

    此话一出,秦雨瞳的美眸恢复平静,轻摇臻首道。

    “舍不得就舍不得,何必死不承认呢?”

    林陨不禁笑了。

    只见他眼珠子微转,有些小心地提议道:“要不,我跟小梦都一起搬过来住吧?”

    这处楼阁可比他那寒酸破旧的小院好上太多了,而且这里还有他光明正大娶来的媳妇儿,那他住在这里不也是人之常情吗?

    “嗯?”

    秦雨瞳一怔,旋即开始静静地看着林陨。

    那美眸中的犹疑和询问,竟是让林陨都有些不好意思对视了。

    “咳咳。”

    林陨尴尬地干咳了两声,立刻解释道:“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不必当真。小梦还是先在你这里继续待着吧,她跟着我也只是吃苦,待在你这里至少还能享几天福。”

    林陨的心里很清楚,接下来他要面对的是那些家伙近乎疯狂的针对和反扑,在这种危险的处境之下,他并不希望连累到小梦。

    他打算独自一人解决这些问题,直到他真正安全后,他才会将小梦给接回来。

    听到这话后,秦雨瞳深深地看了一眼林陨,像是想要看穿后者的想法。可遗憾的是,她什么都没能看穿。只见她朱唇轻启,淡淡地从口中吐出了一个轻柔的字:“好。”

    离去之前,林陨找到正在忙着洗菜的小梦,嘱咐了后者几句,便是在后者那不舍的目光下离开了此处阁楼,独自一人回到寒酸破旧的小院。

    ……

    深夜。

    玄月宗内门弟子陆天宇的住处内。

    但凡是成为了内门弟子的人,都有资格在宗内拥有一处独立的别院,至于奴仆下人之类的角色,也可以自行豢养。

    “红袖,我要洗脚。”

    此时的陆天宇盘坐在舒适的檀木床之上,轻声唤道。

    在几名丫鬟之中,他最宠爱的就是红袖这个贴心又美貌的小丫鬟。平日里他的生活起居,都是红袖一手安排的,容不得其他人插手。

    “公子,红袖这就来。”

    听到陆天宇的传唤后,红袖那妩媚的声音响起。

    “啊!”

    谁知陆天宇在房内等了小半天,却是迟迟等不来红袖,等来的却是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他脸色剧变,身形暴动之下,瞬间闯出了房门外!

    然而,出现在他眼前的一幕,却是血腥异常。

    令他双眼目眦欲裂,一股惊天的杀机爆发而出,他痛苦地低吼出声:“红袖!”

    此刻,只见他那平日里最宠爱的丫鬟红袖,竟是不知何时倒在了血泊之中,甚至就连美丽的头颅都被人残忍地砍了下来!

    临死之前,红袖依旧睁着惊恐无比的美眸,正好对上了陆天宇的双瞳。他步履蹒跚,双手颤抖着捧起来了红袖的头颅,心里就宛如有一把刀子在刮着,痛苦而煎熬。

    蓦然间,他的目光陡然锁定住了某个地方,在那墙角之上竟是被人用血刻下了一排显目的大字:“下贱奴仆,罪该万死!”

    究竟是谁杀了红袖?

    陆天宇心中自问道。

    一念至此,他的记忆陡然追溯回了前几天。那时的红袖肿着脸庞,哭得梨花带泪,忽然跑回来跟他诉苦,说是宗主的那个无能赘婿林陨仗势欺人,将她给打伤了。

    当时的陆天宇因为心烦修为无法突破的苦恼,也就没有太过在意,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今夜墙上的血字……

    难道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林陨,我陆天宇跟你势不两立!”

    陆天宇双眼血红,低声嘶吼道。

    红袖虽然只是他的一个丫鬟,可他却是将其视为自己的禁脔一般对待。杀了红袖,就等同于是在他陆天宇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一记带血的耳光!

    “呵。”

    暗处,一道身后负剑的黑影看到这一幕后,不禁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