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青年小说 > 药神赘婿 > 第十五章 破除血蛊

第十五章 破除血蛊

    “林兄,对不住了。”

    闻言,席子渝连忙放开自己的手,这才给了林陨喘息的机会。然而席子渝看着林陨那一副没事的样子,心里也是暗暗吃惊,要知道他刚才一时情急之下可是没怎么克制力道的。

    如果是一般的炼力境武者,那对肩膀恐怕瞬间就被他给捏废了。

    可林陨看起来却是一点事儿都没有,这让他心中对林陨的信心更是加深了几分。

    “无妨。”

    林陨甩了甩自己的双手,那酸麻的感觉这才渐渐褪去。

    随后,他便是径直走到了席晓芸的旁边,刚才他只是随便瞥了一眼,如今仔细观察后,他才发现席子渝刚才的话并非是无的放矢。

    这席晓芸的气息时有时无,而且整个身子的温度高得可怕,简直不像是个正常人该有的体温。

    如果再不设法解救的话,必定是会有性命之忧!

    “林兄,如果你真能救活晓芸的话,无论是什么要求,我都会无条件地答应!”

    席子渝神色严肃,眼中更是闪烁出了坚定无比的光芒。

    看到席子渝那不容置疑的表情,林陨心中暗自点头,就凭前者这份对妹妹真挚的关爱之情,他这个做医生的就绝对不能袖手旁观。

    “系统,开始检测!”

    林陨暗道。

    片刻后,一排有关检测结果的大字便是出现在了林陨的面前,他不禁喃喃自语道:“天蚕血蛊?”

    他的声音虽小,但夏大师和席子渝二人是何等的强者,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他的确是有真本事的!”

    两人不禁相视一看,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之色。

    “好厉害的蛊毒啊……”

    只见林陨眉头紧皱,低声道。

    根据系统检测的结果表明,席晓芸所中的奇毒,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毒药,而是一种可怕的蛊毒。这种蛊毒乃是用炎热熔浆下生存的赤炎天蚕之血所炼制而成,其毒极阳,中蛊者五脏六腑都将承受着熔浆灼蚀的非人疼痛,不出三天的功夫,整个人都将被高温融化成一滩污血。

    难以想象,这名如花一般的娇艳少女,居然会被人种下这种可怕的蛊毒!

    “席兄,你妹妹中天蚕血蛊多久了?”

    林陨忽然问道。

    “两天半左右!”

    席子渝连忙回答道:“晓芸一中毒,我就连夜带她赶到北关府城寻找夏大师相救。我本想带晓芸回席阀进行救治,可是时间根本就不允许我这么做。”

    “你们兄妹俩的运气还真是有够好的。”

    闻言,林陨忍不住感慨道。

    运气能不好吗?

    如果不是因为他今晚被人刺杀了,凑巧撞见了中毒的席晓芸,哪怕再过上半天的时间,也就是到了明天早上左右,这席晓芸就真的是要没救了。

    “林兄,能治吗?”

    席子渝小心翼翼地问道,他的眼中充满了期待和希望。

    这可是救他妹妹最后的机会了!

    “治倒是能治,不过……”

    说到这里,林陨脸上不禁闪过一抹肉疼之色,原因无他,只因系统刚才提醒了他如果要接触天蚕血蛊的话,必须得耗费5820积分!

    你大爷的!

    这可都是他辛辛苦苦赚来的积分啊!一下子就要给他霍霍掉一大半的积分,这谁顶得住?

    “不过什么?”

    席子渝和夏大师异口同声地道。

    “没什么。”

    林陨摇了摇头,苦笑道:“麻烦你们两位还是先回避一下吧,我救治的方法不能外传。不然,我那个师父可是不会绕过我的。”

    系统的事情绝对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这是林陨最大的底牌。

    为此,他甚至凭空给自己捏造出了一个师父。

    “好!”

    闻言,席子渝也仅仅是犹豫了片刻,便跟夏大师一同离开了房间。师门技艺不得外传,这也是九州大陆人人都知晓的常识。

    他们两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不会做出那等偷窥之事。

    “百毒克星,启动。”

    伴随着林陨的一声叹息,只见他蓦然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席晓芸的小手之上,随后便是有一股淡淡的微光从他掌心内传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入了后者的体内。

    “扣除5820积分!”

    看着积分栏的数目骤减,林陨顿时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约莫过了五分钟左右,那席晓芸身上的体温已经变得与常人无异,就连她的脸色看上去都变得红润了起来。百毒克星的能力当真不是盖的,只是这消耗的积分之多,也是让林陨暗感心碎。

    随后,席晓芸那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她缓然睁开了明亮漂亮的眸子。入眼一见,眼前居然是一名面容清秀的陌生少年,只是这名陌生少年古怪得很,脸上一直带着心痛的表情。

    看那样子,就好像是刚刚丢失了全部家产一样,样子看起来十分地难过。

    “你是?”

    席晓芸好奇地打量着床边的林陨,轻声道。

    “咦,你醒了?”

    见状,林陨有些惊讶,显然是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快就醒过来。

    旋即他便是朝着门外大声喊道:“席兄,你妹醒了!”

    砰!

    下一刻,只听见一声巨响,那席子渝竟是心急到连门都顾不上开,而是选择直接撞开了大门!

    “晓芸,你真的醒过来了!”

    看到苏醒的妹妹,席子渝眼中满是狂喜之色,他那阴沉了许久的脸庞终于释然开来。

    “哥哥,我这是怎么了……”

    接下来,就是兄妹俩重温的温馨时间了。林陨很是识趣地离开了房间,只是他的注意力却一直放在那减少了大半数量的积分栏之上。

    原本10000左右的积分,片刻内就被他霍霍掉了5000多积分,现在只剩下可怜的4780积分了。

    “你居然真的成功解毒了?!”

    殊不知,同样在门外等待着的夏大师一看到林陨走出来,便是双眼放光地死盯着他,看得林陨心里都忍不住有些发毛了。

    容不得夏大师不震惊,就连他这个六品灵药大师都束手无策的蛊毒,林陨居然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不禁让他心中生出了别的心思,但这个心思并非是对林陨的,而是对林陨那位虚无缥缈的“师父”!

    “咳咳,我只是运气好,偶然而已。”

    林陨轻咳了两声,想以此掩盖尴尬的氛围。

    “林小友,如果方便的话,能否告知一下尊师的名讳?我心里十分地好奇,到底是怎样的灵药大师,才能教导出像你这么出色的弟子。”

    夏大师眼中精芒微闪,有些迫切地道。

    然而,他又怎么可能知道林陨哪里有什么灵药师的师父,他完全就是靠系统作弊的。

    “夏大师,并不是我不想说。实在是我师父的规矩太过严苛,根本就不让我透露出他的身份。”

    林陨故作无奈地苦笑道:“师父他老人家习惯了闲云野鹤,不喜欢别人去打扰他。而且他的脾气很不好,要是有人敢去烦他的话,肯定会死得很惨的。”

    这就是无中生有了。

    不过林陨也只能选择用这种方法来搪塞了,像他这种三品的灵药师能够轻松解决掉人家六品灵药师都对付不了的天蚕血蛊,这件事情实在是太不合常理了。

    除了给自己捏造出一个神秘莫测的师父当借口以外,他还能怎么办?

    “唉!那真是太可惜了!”

    夏大师显然是相信了林陨的这番说辞,事实上,这也是他内心深处最愿意相信的“真相”。旋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笑道:“对了,林小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来北关府城其实是来进行灵药师认证的吧?”

    “没错。”

    林陨点了点头,轻叹道:“可这是我第一次来到灵药总盟,按照流程,灵药总盟还得对我的身份进行审查。看那样子,我恐怕还得留在这里耽搁几天的时间了。”

    灵药师认证的事情,他可谓是迫在眉睫。如果没有灵药总盟的庇佑,玄月宗内那帮狼子野心之辈,必定会肆无忌惮地对自己狠下杀手。

    今晚来刺杀他的这个刺客,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林小友不必担心,只要有我的引荐,灵药总盟就可以提前完成对林小友的审查。只要你愿意的话,明天都可以到灵药总盟进行你的灵药师认证。”

    夏大师笑道。

    “当真?”

    此话一出,林陨精神一震。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走后门吗?

    他的心里也很清楚,这位夏大师显然是在卖他一个人情,不,或许更加严格地来说,前者是在卖他那位“师父”的一个人情!

    “那小子就先多谢夏大师了!”

    林陨感激道。

    不管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总之只要能帮助他尽快完成灵药师的认证,那就足够了。

    就在这时,席子渝和席晓芸兄妹俩也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值得一提的是,席晓芸虽然是大病初愈,但她看起来却像是个正常人一样,看上去根本就没有什么行动不便的地方。

    不仅如此,林陨还从席晓芸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他不禁暗自心惊,敢情就连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妹妹,都拥有着他难以企及的强大修为?

    “林兄,这次真是多谢你了。”

    席子渝正色道:“我之前说过了,只要你能救活我妹妹,不管是什么要求,我都会无条件答应你!现在该是我兑现诺言的时候了,林兄你是想要席阀的功法武技,还是珍贵的天材地宝或者神兵利器?”

    “席阀的功法武技!”

    此话一出,那夏大师神色微惊,他没想到席子渝居然会如此舍得下血本。

    要知道,席阀作为十大阀门世家之一,其中的底蕴沉淀绝非常人所能想象,任何一大阀门世家所收纳的功法武技都是这大秦天朝内最为顶尖的,绝对值得任何武者趋之若鹜!

    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林陨犹豫了片刻后,却是语出惊人道:“那个席兄啊……功法武技什么的,我就不需要了。如果真要报答我的话,那就随随便便给我个几万两银票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