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青年小说 > 行尸腐肉 > 番外-陈婷篇 第十六章 入骨之恨

番外-陈婷篇 第十六章 入骨之恨

    事情在一个多月之后出现了转机,而出现转机的原因是因为食物又快没了。

    钱惠英的底气跟她家超市里带过来的食物一样日渐减少,她和其他人之间的话也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是在没事找事地朝自己丈夫发火。

    程传荣等人都住在一楼,对这种情况已是见怪不怪了,平时根本没人过去劝一句。

    “傻逼婆娘,你还有完没完?” 被骂得狠了,张明清忍了这么多天也忍出火来。

    他挡开钱惠英指着自己鼻子的手,凶了回去:“骂老子能骂出吃的来?当初老陶说喊大家出去多找点食物回来储备,你不是反对吗,现在好了,快没吃的了,你就找老子撒气。”

    “你们几个都别笑。”张明清骂出了火气,脸色通红,手指朝边上的程传荣等人一指:“你们当初也是反对的,现在在边上看笑话是几个意思?”

    “张哥消消气,嫂子也没有恶意,女人嘛,不就喜欢唠叨个几句吗?”见张明清泥人发威动了真怒,程传荣收起讥笑,赶紧过去陪着不是。

    “你们要是拉不下脸去找老陶商量出去搜寻物资的事,我去!”张明清已经看明白了,自家那傻婆娘被程传荣等人当了一把枪使,当初被推到前面去怼陶顺军和陈婷。

    “荣哥……”吴现标望着张明清上楼的身影,转过头朝程传荣喊了一声。

    “让他去,只要不是咱们几个主动去找老陶,就表示咱们还没低这个头。”程传荣撇了撇嘴,讥讽之意又出现在嘴角的位置。

    “钱姐,张哥突然发这大的火,等会他回来你就多顺顺他,免得自己人伤和气。”他话里有话,明着是劝,实则是挑拨。

    钱惠英本就是爱面子的人,以前在家里都是她压着张明清,今天被丈夫骂过之后一直愣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被程传荣的话一挑拨,脸上又浮现出怒容:“这个缺心眼的东西,就知道胳膊肘朝外拐。”

    张明清没理会楼下的声音,他上楼找到陶顺军,接着便道明来意。

    “张老弟,你要不来找我,我都已经下去找你们了。”楼下的人来找自己,陶顺军一点都不意外,但上来的人是张明清,这倒是让他微微有些惊讶。

    陶顺军的话说得很得体,也照顾到了张明清的心情,让他听了很受用。

    “他们几个搁不下脸,自己在楼下为食物的事急得跳脚呢。” 张明清说到楼下的几个人,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食物的事,也怪我,当初提得急了点,让大家伤了和气。”陶顺军主动把错揽在自己身上,他是个有大局观的人,不会因个人情绪而意气用事。

    “咱们储存的物资的确不多了,也到了该出去的时候,这样吧,我跟你下楼去,找他们几个一起合计合计。”他拉住张明清的胳膊,两人又一起往楼下走去。

    陶顺军到了楼下,程传荣等人的态度缓和了许多。陶顺军给他们留了台阶,大家顺势借坡下驴。

    在楼下商量了一阵,外出的人员定了下来,还是当初的四人——陶顺军、程传荣、吴现标以及何正德。这番安排看似和之前没什么变化,但其实又是双方博弈的一个结果。

    陶顺军留下陈婷姐妹和刘蕊,程传荣他们则把钱惠英夫妇放在家里作为牵制。

    商定之后,大家便分头为出发的事情去做准备了。

    接下来的一周里,陶顺军带着程传荣三人多次出去搜寻物资,大家离开小楼的距离越来越远。

    陈婷有些担心陶顺军的安全,因为家里的情况在陶顺军的安排下已经趋于平衡,但陶顺军自己在外面则略显孤单。

    她不是怕程传荣等人会加害陶顺军,而是担心他在遇险的时候,程传荣他们不会尽力相救。

    每天的等待都伴随着忐忑,直到有一天,程传荣等人带回了食物,同时又带回了噩耗。

    陶顺军出事了。

    “老哥他当时不慎陷入了丧尸的包围,没能脱身而出……”程传荣寥寥数语交代了陶顺军遇难的经过。

    和他一脸轻松的模样不同,陈婷她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哭成了泪人。

    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陶顺军是陈婷她们在灾难中遇到的唯一可以依靠的人,现在他没了,陈婷她们的精神支柱也就倒了。

    “你们为什么不救他?”陈婷在难过之余,针对程传荣语焉不详的地方进行质问。

    “救?怎么救?像你这样靠嘴巴说说吗?”陈婷没开口还好,一开口之后,程传荣就朝她发起火来。

    其实程传荣有些心虚,所以只能通过故意发火为自己提升气势。

    他们在外面好不容易发现了一处食物囤积点,但附近却聚集着很多丧尸,要进到里面获取食物的唯一办法便是需要有人去引开那些丧尸。

    当时程传荣和他的两个同伴都畏畏缩缩,陶顺军没办法,只得自己站了出来。

    他引开丧尸之后,程传荣等人却没有按照约定的那样赶过去接应,而是径直去里面装了食物就赶紧逃了回来。

    “一石二鸟啊,荣哥。”三人在回来的路上一阵窃喜。

    ……

    陈婷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她心里为陶顺军的不幸而难过万分,程传荣吼她的话她也听不见,整个人一时间都浑浑噩噩的。

    还是妹妹陈彩玲和刘蕊将她扶回楼上,三个姑娘抱头痛哭了一场。

    楼下的程传荣等人将带回的物资搬去自己住的地方,钱惠英找他们讨要,被吴现标踢了几脚。

    张明清上去护自己的老婆,也挨了他们几拳。

    团队里没了陶顺军,程传荣俨然以老大自居,他和吴现标还有何正德一起控制了小楼里所有的物资,并幻想着以后作威作福的生活。

    陈婷感觉到程传荣等人对她们的态度越来越差,而且张明清和钱惠英似乎也在那几个男人那受了不少气。团队里的氛围每况愈下,没有了以前的平等和睦,多了一种阶级的感觉。

    在出门搜寻物资的问题上,程传荣他们开始要求张明清跟陈婷一起外出,因为他不放心自己控制起来的物资。

    陈婷不同意,钱惠英也开始反对起来。程传荣等人便开始辱骂她们,骂得狠了,刘蕊听不下去,就站出来反驳他们。

    “你们三个大男人凭什么逼着弱女子一起出去?你们几个连陶叔都保护不好,能保护得好我们吗?”刘蕊气得脸通红,“你们可别忘了,当初是谁救的你们。没有陶叔和我的收留,你们很可能就死在外面了。没有陈婷姐妹在楼顶上发现你们,你们也已经死了。现在陶叔不在了,你们却反过来恩将仇报,对我们说这么恶毒的话?”

    “住你个房子哪这么大劲得瑟。”吴现标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地说道:“你也别忘了,现在外面空房子到处都是,你以为还是之前几万块钱才能买一平的时候?”

    “活下去就得靠食物,这些食物可是我们几个拿命拼回来的,你倒是说说,现在是谁在救谁?”程传荣笑了笑,刘蕊生气的模样在他眼里反倒有几分妩媚的感觉,让他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大家吵了一阵,最后不欢而散。

    到了晚饭的时候,陈婷她们都没有下楼,大家心里堵着气在,三个姑娘约定明天一早一起出门寻找物资,准备彻底摆脱程传荣等人在食物方面的控制。

    到了深夜,陈婷想到陶顺军已经不在了,一时间又悲从心来。和她住在一个房间的妹妹也红着眼睛,因为心里难过而无法入睡。

    姐妹俩坐起来互相安慰着,突然又听到了敲门声。

    “是谁?”因为程传荣等人态度骤变,陈婷已经有所提防,她警惕地喊了一声,接着就听到门外轻轻的抽泣声。

    “刘蕊姐?”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陈婷跑过去将门打开。

    “你……你怎么了,刘蕊姐?”出现在门口的身影正是刘蕊,可她此刻却一丝不挂地站在那,借着屋里的灯光,陈婷看到她满脸都是泪痕,脸上和身上还有许多淤青。

    陈婷把刘蕊拉进屋里,找了件衣服给她披上,又抱住她瑟瑟发抖的身体,不停地安慰她。

    刘蕊的这副模样让陈婷心里已经有所猜测,她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心里也十分惶恐。

    “那群畜生……他们……”刘蕊刚开口没说几个字,眼泪又流了下来,她的身体抖个不停,先前的经历仿佛是一场梦魇。

    但身上的淤青和下体的疼痛却做不得假,刘蕊此刻已经心死如灰一般。

    “你们两姐妹……要多小心。”刘蕊哭了好一阵,终于停了下来,她望了望陈婷,又望了望陈彩玲,接着自己靠在墙角,让陈婷把灯关上。

    陈婷关了灯,和妹妹一起走过去陪她坐着,刘蕊不说话,她们俩也不做声。

    静寂的夜晚只剩下时而响起的抽泣声。

    陈婷的心里很难过,但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却又无能为力,因为一切都已经发生了,而且无法挽回。

    陶顺军遇难,刘蕊又受辱……

    “那几个畜生!”陈婷已经将他们恨之入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