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青年小说 > 行尸腐肉 > 正文 第十二章 遇险

正文 第十二章 遇险

    穿过了大货车的停放区域,三人来到家福的员工电动车停放区外。右边是通向家福顶楼停车场的通道,数辆轿车正横七竖八地在通道内停着,有几辆碰撞得很严重,车身外都是凌乱的货物。几个丧尸在通道内游弋着,因为被车子挡住了的缘故,他们只能望着三人咆哮。

    “左拐就是傣妹火锅,大家注意安全。”大飞的盾牌丢在小区里,此刻正一只手拿着钢管一只手拿着球棒走在前面。阿彩没有拿武器,走在中间,陈斌提着弩殿后。

    走到转弯处时,三人的脚步同时一停。前面数辆家福的大巴车安静的停在广场上,周围除了凌乱的垃圾外空无一人。

    寂静,绝对的寂静。

    “情况不对。”大飞神色肃然,一边开口提醒陈斌和阿彩,一边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武器。“我过去看看,你们在这先别动,等我确认安全后你们再过去。

    “多加小心。”陈斌举起弩,准备掩护大飞。

    大飞慢慢走了过去,刚走出几步,一阵巨大的响声传来,傣妹和KFC的玻璃瞬间碎了一地,从里面冲出无数的丧尸涌向三人。

    “跑”大飞大吼一声,转身向后飞奔。

    傣妹和KFC里涌出大批丧尸,家福超市的公汽上又跑出来不少,黑压压的一片追向三人。

    “躲到电动车停车区去,外面架了铁的防护网,应该可以避一阵”。大飞喊到,三人飞奔着逃亡起来。

    “不,去顶上停车场。电动车停车区的防护网太单薄了,这么多丧尸肯定抗不住。”陈斌边跑边和大飞说。

    “行,停车场通道内的丧尸怎么办?”大飞道。

    “交给我,帮我争取1分钟的时间。”陈斌说着,三人冲进通向顶楼停车场的通道内,翻过堵住道路的汽车不断前进。

    通道内的丧尸看见三人向自己跑来,纷纷发出兴奋的低吼。

    “后面的车子可以挡一下,前面的丧尸看你的了。”大飞在通道里找到一些散落在地的二锅头,拣起几瓶用力砸向通道口子处的轿车,然后用打火机点燃洒在上面的白酒。

    “可惜了这宝马啊”大飞惋惜的看着轿车在眼前燃起。

    陈斌借助汽车的遮挡,用弩箭射倒了三个丧尸,剩下的两个已经靠近了陈斌,离陈斌不到三米远。

    “大飞,”陈斌急得大喊,距离被拉近后,弩的威力锐减。

    “阿彩,你把二锅头的瓶盖拧开丢到车子那去。”大飞喊到,操起手中的钢管和球棒就迎了上去。

    身后密密麻麻的丧尸涌了上来,被着火的车子挡在通道口子那。丧尸们撞向轿车,最前面的丧尸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火苗点着了,皮肉烧得滋滋做响,但是丧尸们浑然不觉,只是继续冲击着轿车,轿车被一点一点撞得移动了开来。

    “轿车要挡不住了”,阿彩喊到。

    “走,你们先上去”,大飞刚刚砸开一个丧尸的脑袋,接着抬脚把另一个靠近的丧尸踹倒在地。

    “轰”的一声巨响,本来快要被撞开的轿车发生了爆炸,强大气浪把阿彩冲倒在地,陈斌也差点摔了出去。只有大飞离得稍远,所以受气浪波及的程度较小。

    那些丧尸被汽车爆炸的气浪冲倒了一片,最前排的几只丧尸身上都不同程度的燃烧了火苗,紧挨着轿车的几个丧尸则被炸得四分五裂。

    “阿彩!”,陈斌看到倒在地上的阿彩满脸鲜血,赶紧冲过去抱起她,然后向顶楼跑去。大飞终于干掉面前最后一个丧尸,然后也跟了上去。身后的丧尸已经挤开了着火的汽车,继续追向三人。

    昏迷中的阿彩额头被擦破一道口子,身上几处关节的位置也被擦破了皮,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陈斌的身上也有数处擦伤,都是在跑上来的路上被车子和杂物挂到的。

    来到顶楼,上面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四周都是停得乱七八糟的轿车和游弋的丧尸。被声音吸引后,顶层的丧尸也向大飞和陈斌靠了过来。

    “完了…”一股无力感涌了上来,大飞心中叹道:“难道要死在这里变成丧尸的口粮吗?”

    “这边,去停车场的办公室”,陈斌抱着阿彩,向右手边的房子跑去。大飞听到喊声,求生的欲望又占了上风。

    停车场的办公室门是敞着的,陈斌和大飞进到里面后,立即把门反锁上,然后把桌子搬过去堵住门。

    “我去里面看看,”大飞说到,提着钢管进到里面的房间。

    陈斌点了点头,把阿彩抱到长椅上放下,从身后的包里拿出一件干净的衣服给阿彩擦了擦脸上的血。办公室外传来丧尸的吼声,丧尸们在外面撞门,好在门很结实,一时半会丧尸是撞不开的。

    大飞进去的屋子传来声响,陈斌提着弩进去查看,只见大飞正操着钢管砸向一只穿着西装的丧尸。

    两人合力把里面的丧尸清理干净后,回到最外面的办公室坐下休息。大飞大口的喘着气,衣服已经被完全打湿了,身上血红一片,分不出哪些是汗哪些是血,长时间的肉搏让他也感觉到很疲惫。

    “阿彩怎么样了?”

    “还在昏迷中,情况可能不太好。”陈斌心里一阵难受。

    “应该会没事的,”大飞安慰着陈斌。

    “恩,今天暂时在里面休息下,看看阿彩的情况再做下一步的决定吧。”

    “好,那我再去搬点东西把门堵上,你在这照顾阿彩。”大飞说着,起身去搬柜子去了。

    “阿彩,你一定要没事啊。”陈斌在心里祈祷着。

    ……

    和家福隔着一条宽阔马路的小区中的某间屋子里。

    “居然有人去家福了,不知道该说那几个家伙勇敢呢,还是说他们傻。”站在窗户边的男子放下举在眼前的望远镜,自言自语到。

    “有人去家福了?”坐在不远处的另一个男子走了过来,接过望远镜向外看了看。“那里起码有上百只丧尸啊,几天前才看到几十个人全惨死在那里,怎么还有人去。”

    “如果这次他们能成功,说不定我们也可以考虑试试,不能被前几天看见的情形所吓到,不然待在屋子里,迟早也是死路一条。”

    “学校里的情况应该很糟,幸好刮台风的时候没回学校,我们几个凑到你这来打麻将才拣了条命,”窝在沙发里的一个女骇说道。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感谢上帝!”,另一个女孩双手合十,虔诚地默念着。

    ……

    “五爷,食物还是不够呢,怎么办?”地下室里,魏启明望向五爷。

    “上一顿饭是胡子和大壮拿命给换回来的。”五爷狠狠地说到。

    “五爷,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这两天一直沉默寡言的猴子突然开口道。

    “说”,五爷的眉头挑了挑。

    “肥油哥的计划没有错,”猴子说到。

    此话一出口,顿时屋子里的人都望向猴子。杨菊脸上露出不满的样子,眼角接着瞟了瞟五爷。

    “你继续,”五爷面沉似水,示意猴子继续说。

    “当前的情况下,什么最重要?是食物,是水。之前肥油哥就和我说到过这个,本来我是要和他们一起去的,肥油哥说我是读书人,这事风险比较大,就不让我去。虽然肥油哥他们出了意外,但是我可以肯定,这个思路是对的。今天的事情大家也看到了,为了一顿都吃不到食物,我们又折了两个兄弟。所以现在这样没有计划的搜寻食物除一点意义都没有,除了危险还是危险。”

    “恩,”五爷的眉头松了下来,一边思考一边用手捏了捏下巴。

    “那你说该怎么整?去家福?”习伟跟问到。

    “去家福,是死。”

    “那昨整,说去是对的是你,说去是死的也是你,猴子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我说的是肥油哥的思路是对的。家福肯定不能去,已经有几十号兄弟丢那了,但是不去家福,我们就不能去别的地方吗?怎么着也比这样到处找食物要强啊。”猴子激动的说着,声音大了起来,面色也因为激动的缘故涨得通红。

    “你是说?”五爷抬起头望向猴子。

    “联华”,两个字斩钉截铁地从猴子嘴里说了出来。

    “愿意去的都准备下,我们去联华。”五爷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众人按五爷的吩咐收拾起东西来。

    “带这些没用的玩意干嘛?”五爷看着杨菊把一包劣质面膜和唇膏塞进包里,面有怒色。

    杨菊被五爷这么一说,赶紧把这些东西拿出来丢在边上,然后畏惧的偷偷望了望五爷。五爷没有理会她,转身去自己箱子里拿出一把半米多长的砍刀,在手里摩挲起来。乘五爷没注意的机会,杨菊又把丢在边上的面膜和唇膏偷偷捡起塞进包里。这次不同的是,杨菊把它们塞得更深了些。

    “哟呵。五爷,这装备叼啊。”习伟跟跑过来拍马屁到。

    “哼哼,宝刀未老可不是说着吓唬人的。”五爷边说边用指头弹了弹刀身,刀面发出清脆的金属声。

    “肥油有头脑,就是性子太软,唉。”五爷叹到。

    猴子瞟了瞟杨菊,发现杨菊自顾自的装东西在,一点都没理会这边五爷的话。

    “女人这种生物,果然最是无情。”猴子在心里想了想,为肥油一阵惋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