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第二章 死太监昏迷的凤无心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她醒来之时天色早已经黑透了。 房间内红烛摇曳,一双凤眸迎着烛火的光芒打量着周遭陌生的环境。 这里,又是什么

    第二章 死太监

    昏迷的凤无心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她醒来之时天色早已经黑透了。

    房间内红烛摇曳,一双凤眸迎着烛火的光芒打量着周遭陌生的环境。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嘶~~”

    跳下高床的凤无心倒吸一口凉气冷气,现在的她从头到脚都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只是赤着脚踩在冰冷的里面而已,可那感觉也如万千根钢针刺穿身体一般剧痛着。

    该死的!

    凤无心暗自咒骂了一句。

    相比于前世佣兵的身体,这具身体简直弱鸡到不行!

    休息了一会,体能恢复了不少。

    脑海中残留的记忆只有原主被塞进了花轿离开凤府,凤家三小姐服下毒药嗝屁,而花轿被劫持之后的事情完完全全是片空白,究竟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原主这具身体成了现在的模样。

    任由凤无心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她倒在半昏半沉的状态下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九千岁府这几个字。

    难不成现在身在太监府里?

    凤无心环顾着四周,奢华如宫殿般的房间空旷的很,偌大的空间中仅有几件名贵的装饰品与一张特大号的高床,以及一股子嵌入空气中的血腥味。

    对血腥味十分敏感的凤无心自然是嗅到了弥漫周围的腥甜气息。

    传言中燕国九千岁是一个喜好折磨人的死变态,每一任嫁到九千岁府的女子前天晚上竖着进来第二天都会横着被抬出去,而且死状极为凄惨。

    咦!想到这里凤无心恶心的鸡皮疙瘩掉一地,自古宦官为了弥补功能不足的缺陷都会有一些虐待的癖好。

    想来这也是为何凤家不舍大小姐凤天心嫁给九千岁,反之让她凤无心做了替嫁的原因之一。

    二来么,凤家老不死的以凤无心亲弟弟作为要挟,若她不嫁九千岁,便立刻杀了凤千言。

    凤天心,凤无心,都是凤家的女儿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此时,门外响起一道道脚步声,凤无心身形一闪将自己隐藏在阴暗之中。

    “本官要亲自审问凤无心,你们退下。

    男性低沉声音落下,随着一声开门声冰冷的风雪灌进了房间,隐藏在暗处的眸子浮现出一抹杀意,看着那背对着她道模糊的身影凤无心随手抄起身边的花瓶。

    死太监,听过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么。

    看到时机成熟,一抹残红纵身跃起,凤无心手中的花瓶照着男人的脑袋砸了下去。

    只要九千岁一死,她便去寻找凤千言带着他离开燕国,也算是还了原主贡献出身体的一份恩情,至于以后的事情,当然是各奔东西开始新的生活。

    可谁知啪的一声脆响,花瓶并非没砸中男人的头骨,反而被男人随手一挥击碎。

    飞溅的花瓶碎片到处都是,有的嵌入了木门中,有的割断了红烛,若不是凤无心躲闪及时怕是又增添几处新伤了。

    断成两截的红烛倒在地上渐渐灭了火,一片黑暗之中,凤无心似猎豹一般戒备的盯着男人所在的方向,眸中寒意渐浓。

    “死太监,身手不错。”

    身为雇佣兵,凤无心招招致命,给敌人留下活命的机会便是将自身往绝路上推,所以她从手软。

    刚才那致命一击她有绝对的信心能将地方击杀,但却被死太监轻松化解,这人的伸手不简单,要小心应对才是。

    “何人。”

    男人声音再起,低沉磁性甚是好听。

    黑暗的房间中,在凤无心的目光准确无误的捕捉到男人的身影之际,一双勾魂夺魄的丹凤眼也同样落在凤无心的身上。

    看着那道红影纵身上前,陌逸再次轻松化解凤无心的杀招,并反手牵制住她的琵琶骨限制了凤无心逃离。

    “说,你是何人派来刺杀本官的。”

    “阎、王、爷。”

    唇角一抹笑意浮现而出,被钳住手臂的凤无心并未挣扎反之近身靠近陌逸,不知何时出现在掌心中的花瓶碎片化作利刃凶器直击陌逸的咽喉。

    利刃在前,陌逸后退一步松开了牵制着凤无心的手,凤无心利用这个时机反守为攻步步逼近。

    砰!

    咚!

    砰砰!

    房间里面两个人打的难舍难分,守在房门外的几名侍卫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眼中神情均是不解。

    难道九千岁换了口味了?

    无妨,反正最后这凤家三小姐都是死路一条。

    38 (2).jpg

    >>>>《心迷假面小郎君》在线阅读<<<<

    第三章 相公公人家嘤嘤嘤

    等凤无心再一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的事情了。

    昨夜发生的一幕幕不断的回荡在脑海之中,让她百思不解。

    她明明可以轻松杀了陌逸,为何后来剧痛缠身力气全无,像是中毒了一样。

    疑问不解盘旋在脑海中。

    凤无心不经意间低下头之时,身上满目青紫的痕迹之外一条印入肌肤的红色长线从手腕一直延伸到了心脏处。

    “这是什么?”

    “噬心蛊。”

    正当凤无心扒开衣服看着胸前那触目惊心的红线之际,一道声音传入她耳中。

    凤眸抬起,凤无心循着那道阴沉磁性的声音看去,只见阳光之下一道身影出现在视线之中。

    一拢云纹月牙长袍衬托着男人修长伟岸,腰间束着鸦青色的腰带缀着凝脂般白玉环佩,三千墨发以一根玉簪子束缚在身后,一双不浓不淡润色刚刚好的剑眉之下,勾魂夺魄的丹凤眸似乎要将人的灵魂吞噬其中。

    那眸中的阴狠明明万分危险,只要触及便会被夺走三魂七魄,可偏偏让人不由自主心甘情愿的迎上去。

    看着那道月牙白衣步步走进,每一步仿若足下生莲,凤无心眨巴眨巴凤眸没来由的打了个冷噤。

    这死太监是不是长得有点太……好看了。

    传说中的太监不都是一身宫服手持拂尘,捏着公鸭嗓子喊上一句有事起奏无事退朝的那种么。

    难道太监也改良品种了?

    凤无心虽然惊艳于陌逸的俊美之中却也不忘方才他说的那三个字。

    “噬心蛊?是什么。”

    听着像一种巫蛊之术。

    她虽有一手起死人肉白骨医术,但对蛊术研究甚少。

    难道昨天晚上突然间剧痛昏厥加上胸前这条红线都是因为什么噬心蛊?

    “死太监……你趁我昏迷的时候摸我胸给我下蛊?咦!!”

    凤无心一副恶心嫌弃的表情,原来死太监有这口爱好。

    感受着凤无心那满眼嫌弃的神色,陌逸丹凤眸微微挑起,但并未发怒,反之修长的身姿悠哉的坐在床前的长椅上,抿着的薄唇散发出一种危险的笑意。

    “噬心蛊乃南疆一种蛊术,蛊毒发作之时犹如蛇虫鼠蚁啃食心脏剧痛无比,若每日不服用解药,七日之后中蛊之人将化作一滩血水。”

    “哎呦!小女昨天晚上就是和您开了个玩笑,您看您还给小女下了什么噬心蛊,调皮!”

    陌逸话音落下的当即,凤无心扬起一抹人畜无害笑容,以乖巧的坐姿坐在床上。

    “九千岁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小女这一次吧,小女什么都听你呢。”

    “当真?”

    看着凤无心市侩的小人模样,陌逸转动着拇指上的扳指,对上那双时而故作单纯蒙骗世人,时而阴险奸诈杀机四伏的凤眸,唇角笑意更浓。

    “千真万确句句肺腑,如有假话天打雷劈。”

    凤无心举起左手发着誓言,那表情真挚足以感天动地。

    知道的是凤无心被陌逸以噬心蛊牵制着性命发下誓言,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情比金坚要私定终身一样。

    “从今日起你便是本官的妻子是大燕国九千岁女人,可自由出入九千岁府,每日辰时三刻去书房本王自会给你一颗解药,可听明白了”

    陌逸的话让凤无心一愣。

    她还以为这死太监会说出什么为难她的话,结果就是说这些?

    不过,直觉告诉凤无心事情根本不会这么简单,死太监有什么阴谋在等着她。

    可现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忍!

    死太监你别得意的太久,等她研制解蛊毒的法子一定要你好看。

    嘶~~

    已经到了辰时三刻,凤无心体内的噬心蛊毒发作,剧烈的疼痛涌上心头,疼得她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不断地滴落下来。

    一颗白色的药丸滚落在凤无心面前,那药正是陌逸扔给凤无心解除每日噬心蛊毒发作的药。

    凤无心将信将疑的将白色药丸吞了下去,果然,不到办盏茶的时间剧痛消散,可她全身早已经被汗水浸透,像是从水里刚捞出来一般。

    “本官方才说的话,你可明白?”

    听着耳边那道沉声,凤无心抬起头重新对上陌逸那双丹凤眸,苍白的脸上牵扯出一抹伪善柔和的笑意。

    “无心谨记相公公教诲。”

    >>>>《心迷假面小郎君》在线阅读<<<<

     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